昆仑山脚下一次难忘的过年经历 | 职工文苑 | 文章中心 | 黄河建工集团有限公司

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职工文苑>昆仑山脚下一次难忘的过年经历

昆仑山脚下一次难忘的过年经历

发布日期:2021-03-10   来源:本站   作者:王延辉   阅读:641
分享到:

对于我们常年奋战在祖国边远地区的水利建设者来说,留在工地过年,是常有的事情。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工地过年,是在昆仑山脚下那次。

那是2016年,我们在号称“天边小镇”的且末县接了个打洞子的活。由于工期紧张,春节期间洞挖施工需要不间断施工连续作业,项目部需要留人协调相关事宜。我作为技术负责人,和其他四名职工留在了工地。

当我们五个人站成一排,眼睁睁的看着最后一批撤离职工钻入大巴车,车轮压过路上咯嘣蹦响的冻雪,缓缓消失在遥远的雪线,大家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在这浩瀚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巍峨的昆仑山脚下,茫茫雪原上,会说话的恐怕就只剩下我们几个和还在隧洞里默默奋战的几名工友啦,孤寂和荒凉的感觉悄悄爬入每一个人的心扉。刚开始几天,看着空落落的项目部,大家情绪都很低落,相互也不太交流,默默的干着自己该干的,巡视现场、查勘洞挖进度和围堰情况、调配物料……各项工作在沉默中有序开展。

腊月二十八,我们相约到县城去采购过年物资。挤在皮卡车里,穿过百十公里无人区,来到充满异域风情的县城,我们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人间。在感受了异乡县城那浓浓的别具一格的过年气氛之后,载着满车吃喝用度的东西,大家意识到要过年了,情绪逐渐高涨起来。回来的路上,还在沙漠公路上美美的拍了合影,准备发回家里报个平安。

除夕那天,我们贴了对联,早早的将“大锅”对准卫星的方向,调试好,准备收看春晚。大家一起动手,做了一桌还算丰盛的年夜饭。下午的时候,我特意邀请了洞挖作业队队长老李,让他带着工人一起来项目部聚聚。平常时候,由于工作原因,我每次在现场,总会挑各种毛病,言语上不太客气,和老李也会有一些口角,我们相处的并不融洽。但是在这个地方,就我们几个人,又来自同一个地方,如果不聚聚,总感觉不是过年的感觉。在我的再三邀请下,他才勉强答应晚上下工后带着三个人来赴宴。

我们所在的地方,紧邻昆仑山,属于高山气候,大雪随着寒气从昆仑山一路压下来,向沙漠里延伸20公里后逐渐消失,项目部刚好在雪地里。平常时候,夜里温度在零下十五度左右,遇到刮风天,温度会下降至零下二十六七度,个别时刻气温会骤降至零下三十度。那时候工程刚刚开工,各项配套设施都跟不上,县城里各种物资比较匮乏,当时车辆防冻措施就是在晚上来临前,将车里的水和油全部排空,防止车辆冻坏。天色微暗,老李他们已从三里地外的现场步行来到项目部。我们五个人在远远看到他们的身影后,就隆重的到项目部门口列队迎接。见面之后,大家都很客气,气氛很怪……。在一阵谦让之后,纷纷落座,客气的聊着天,各自说着拜年的话。吃饭过程中,我们相互聊了各自的不容易和各自的坚持,彼此增进了理解,大家开始逐渐放开,气氛逐渐热烈。春晚开始之前,我们结束了饭局,一起来到电视机前,摆上几个下酒菜,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酒聊天。一直到十点多,才尽欢散席。

我回到自己的住室,打开两个电油汀,插上电热毯,盖上两层厚被子和棉大衣,开始睡觉。由于那里晚上实在太冷,又时常刮风,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取暖和做饭没敢用煤,都是采用的电能。睡到半夜,我被冻醒了,摸出手机一看才夜里两点多,猜测应该是跳闸,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让电工起床看看怎么回事,却发现根本就拨不通电话——没信号啦。

我一下子慌了神,这时候离天亮还有八个小时呢(那时候上午十点天亮)。移动信号塔是从我们的变压器拉的电,变压器在山坡上,手机没信号就证明不是我们项目部跳闸,要么是变压器出现问题,要么是主线路问题,靠我们那个学徒级别的电工恐怕解决不了问题,这是要出大事啊。我麻溜的穿好衣服,套上两层军大衣,开始挨个儿叫门,让大家起来一起想办法。讨论之后,大家一致认为,我们该去和老李他们会合,共同想办法。院子里的温度计显示气温是零下二十七度,我们必须做好保暖才能出发。各自回去收拾东西,扎好裤腿袖口,带上皮帽围脖,拿上手电和铁锹,排着队向老李他们那边走去。

当我们路过变压器时,发现变压器那里有灯光在晃动。来到近前,发现老李正带着他们的电工师傅在检查线路。“你们都来了呀。我们值班师傅看到项目部值班照明全灭了,就叫醒了我,打你们电话全都没信号,想着是这里变压器出问题啦,就带人过来看看。”老李一边扶着爬梯,一边笑着对我们说。那一刻,来自昆仑山的刮骨寒风还在折磨着雪地上寥寥无几的枯枝,一朵朵刺穿雪被屹立无数岁月的骆驼刺还在发出单调的啸声,风刀子刮起的雪沫还在不断撞击着我们裸露的鼻梁,但是,在我们几个人身体里,却有一股暖流在流淌。在一番努力之后,总算重新送上了电。看着同伴们激动地说着感谢的话,老李一连串说着没事没事,我深深地被触动了,感觉他们不只是抢修电路,他们还拯救了我们一个个渐行渐远的心灵。

有了那一夜的经历,在以后的施工过程中,我们虽然还是会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发生口角,但是,工作之余,我们会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彼此都感觉到相互的亲近。(王延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