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新民回忆录 | 职工文苑 | 文章中心 | 黄河建工集团有限公司

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职工文苑>宋新民回忆录

宋新民回忆录

发布日期:2020-12-11   来源:本站   作者:宋新民   阅读:578
分享到:

我是一九七四年四月份从二铺营(现嘉应观乡)高中毕业,即到武陟第一黄沁河修防段(现武陟第一河务局)堤防灌浆工作,担任工地伙食管理、工地统计工作,同年八月份到新乡铁路分局从事铁路线路养护工作,同年九月份到嘉应观(新乡黄河河务局所在地)报到,开始了我的人生投入黄河建设第一阶段工作中。

   参加周口沙河枢纽闸井点施工技术学习。我当年到嘉应观报道时,才不满十七周岁,我记得我是参加周口学习人员第一个报到的,当时把我安置在嘉应观院内后大殿的二楼住宿,整个大殿二楼就我一个人,当时二楼没有电照明,阴森森的怕人,人生地不熟,白天还可以 特别到了晚上,鸽子的孤鸣声伴随着孤独感、害怕感、陌生感,一齐袭来,从思想上产生了惧怕,但我坚定自己意志,没有后退,在等待三天后,同伴陆续到来,他们分别是张贵卿领队和同伴寇绍洲、李长辉、张同意,加上自己一共5从心里第一次感

到了集体的温暖。

九月二十日我们一行5人,从嘉应观出发,到达郑州黄委会招待所(现金水路与城东路交叉路口的西南角位置),住了一夜,第二天凌晨四点多我们从黄委会招待所出发,又逢天下大雨,我们步行背着从家里带来行李,每个人又没有雨具遮雨,赶往长途汽车站(现在的市内火车站客运站),浑身湿透,搭上去周口的长途汽车,经过近7个多小时(在当时路况下)的奔波,在下午将近2点多到达周口市,入住颍河饭店。在饭店里当我们打开行李,被子全被雨水浇透,当时外面下雨不停,无法晾晒,只能在入住的房间晾晒,每个人都说不出心境,是酸、是苦、是甜同时袭来。

通过简短的生活准备,到周口的第三天,我们既开始上班。当时我们是到沙河周口枢纽新建闸学习,施工单位是省水利厅漯河建筑施工队,从所住的颍河饭店到施工现场不少于3里之多。

第一天到工地,看到施工现场,心情特别激动不以,看到施工现场宏大场面,对于一个初入社会的青年,心潮彭拜,引起自己浮想联翩,有激动、有激情、又有向往。当时枢纽闸的基坑已部分开挖,只等正式开始基础施工。

对于井点技术的施工,不要说以前未见过,就是听说也没有听说过,在施工现场,自己精心观察安装的每一个环节,我们四个学员主要是负责井点管埋设的填料工作,亲身参与安装中去,不管泥里水里,从不后退,一天天下来,确实累的不轻,可心里感到充实和获得感。周口枢纽闸一共安装了六组井点设备。

井点设备安装好后,既开始井点设备的运行值班。我们四个学员分在四个机组内,我分在杨国才师傅的机组,跟随师傅值班,在值班过程中,我细心观察师傅的每一个操作动作和要领,力争早日独立掌握设备运行的过程。在值班运行过程中,自己主动承担机房内的卫生打扫,机器的保养,机油的加注等一切自己力所能及的所有工作,虚心请教师傅,多次受到师傅的好评。井点值班,主要是保证设备的正常运行,真空泵把地下水从每个井管抽及在一齐,汇集在积水罐,然后用离心泵把水排掉,从而达到降低地下水的功效,保证基坑的开挖。   

井点的运行是需要连续工作,在白天值班还好说,轮在值后半夜夜班就存在着许多问题:首先是我们离工地较远,施工又在冬天,值后夜班时,夜里11点半接班,此时夜深人静、漆黑一片,摸黑路需走3里多路,无形给自己造成不少恐惧和麻烦,自己克服种种困难,保证了每次按时交接班。尤其是值后夜班,年轻好睡,但自己采取找事做、不断巡视外线工作的做法,来克服后半夜困意,在周口学习期间,没有因为自己的失误造成机组停运,保证设备正常运行。

在值班的过程中,一项主要任务就是巡视干管是不是漏气、点管连接是不是牢固,当时解决的主要办法是把淤泥和好,在寒冷刺骨的情况下,用手抓泥糊在漏气处,久而久之,常常使手冻得裂口流血,疼的难忍,可自己还是义无反顾的坚持着,从而保证设备正常运行。通过三个多月的坚持不懈努力,自己基本掌握了在井点运行过程和维修技术,为今后实施井点施工打下基础。

当时在周口学习期间,其它工种也在稍后的时间里,陆续到达周口枢纽闸工地,具体工种包含有电工、木工、混凝土、机电运行、架子工、钢筋工、电焊工等工种,共计50多人,都在不同的岗位上尽心尽责的努力学习。

那时的节俭也是我的人生的一环。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父亲是一个治黄职工,母亲是一名勤劳的家庭主妇,家里姊妹五个,在我参加工作以前,主要经济来源是父亲的微薄的工资收入,所以对我来说,勤俭是我具有本质的基础。节俭是我参加工作以来一直遵守的原则。

在周口学习期间,自己的生活也是十分节俭的。记得那时虽在周口市郊居住,在周口的三个多月内,可自己从来没有在市内吃过一次饭、自己没有主动喝过一次酒、没有买过一件衣服、没有买过超过2元钱的物品,这是因为自己家庭背景和自己信念决定了自己所作所为。

在周口学习期间,在值班的过程中,为了节省一点开支,自己能在机房加工一点吃的,就不在外边吃,记得曾买过红薯在机房烤着吃充饥,买过杂粮在机房用饭盒熬粥喝充饥,只要能节省一点就节省一点,那时的自己是那么的淳朴,那么的单纯。

在周口的三个半月时间里,自己那时工资是每月37.50元,三个半月工资131.25元,三个半月正常生活费一般在55元左右,加上生活用品,每月应该在20元左右,而自己生活费和零花每月不到9元钱,可想在那个年代自己消费是怎么的节俭,三个半月共结存了100元现金的情况下,在郑州花了5元钱买了一个黄色提包(这是自己从出来工作以来所花费最贵的物品)作为自己出外的用品。另把结存的95元钱,交给母亲,这是自工作以来所集合最多的资金数额,交给家里作为家用。

人生的道路漫长,可在我的人生中始终贯穿着严格的家教和朴实为善的家风,这就自然而然的形成自己艰苦朴素的生活基础。

张菜园闸第一次施工过程的记忆。通过三个半月井点技术的学习,我们在周口枢纽闸的一行50多名学子,怀着一颗为今后工作服务的心情下,踏上了回来的征程,与1975年元月5日到达新黄施工队的第一个工程项目“张菜园闸(五

孔闸)”的重建工地。

在学习的学员队伍到达张菜园闸后,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荒凉”和新鲜,所谓的荒凉是指现场没有什么建筑,只有沿河临时搭建的一排房,所谓的房就是用荆笆和竹竿、稻草所组建搭建的房,房顶用荆笆和稻草,墙是荆笆和泥糊制而成。第一夜的入住,墙体透风,屋地潮湿,更别谈用床,就是在地面铺些稻草既是安身之处,屋里没有取暖设施,正直冬天,那种寒冷情景,没有经过的是难以体会的。

在过完1975年春节后,新黄施工队井点班逐步组建起来。根据工程的需要成立了4个机组,我担任井点班副班长,同时还兼任第一机组组长,当时每个机组6人。当时班长是张贵卿,副班长是朱士太、王宽和、宋新民,第一组成员分别是宋新民(组长)、吴庆谦、王振岳、孙淑敏、张爱玲、闫素云;第二组成员分别是李长辉(组长)、靳士亮、王新成杜景英、王秀珍、祁卫荣;第三组分别是张同意(组长)、樊新立、苏兆勋、郭娜、张喜莲;第四组成员分别是寇少洲(组长)、郭金元、仇金荣、蒋荆州、刘素然、张艳菊、宋美英;其它替补成员:赵喜安、兰孟印、吴修民一共30人。

对于新黄施工队来说,井点施工也是首例,设备是在河南黄河河务局广武机械厂加工,并且是在水利厅施工队的设备基础上进行了改进。

井点施工队伍组建后,首先是对班里成员进行培训,在周口学习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特点,逐一进行。在理论学习后,又进行现场示范,记得对井点的安装时的人字架的绑设,进行了多次实践,从而达到实战要求。

张菜园闸的井点施工大概在1975年的4月份上旬施工的。在安装过程中,从井点设备到场,干管的铺设,点管的散放,都是自己和同志们亲自动手。记得当时在干管连接时,关键是连接垫的安放是整个工序主要环节,随后是上螺丝的松紧尺度的把握,干管安装的平整度,都是安装的关键,其主要目的是保证总干管的平整畅通,还要求做到不漏气,才能达到设备运行的要求。在实施的过程中,抓好每个环节,凡不符合要求的,返工重做,力争一次性成功,在全体人员努力下,一次性达到设备安装要求。

从在周口学习的几个学员成了安装的骨干,个个身先士卒,无论泥里水里,毫不退却,即便受伤不下现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井点班女同志占据全班总人数的一半,她们在井点安装过程中毫不逊色,很好的发挥女同志坚韧不拔的战斗精神和细心特有性质,,比如回填井点点管冲设沉降后,需要回填砂料作为透水层,她们做好每一个点管的回填了,确保井点机组正常运行。坚持到把四组井点机组安装完毕,没有出现任何事故,在初次新队伍施工的情况下,的确来之不易。

井点安装好后,关键是如何搞好井点机组正常运行是首要问题,从而达到降低水位,保证正常施工。当时实行的是三班倒,每班每组2个人一班,我和孙淑敏一班,对于都是刚从校门走入工作岗位,或多或少的带着孩童的习气。在机组刚运行的几天时间里,去周口学习的4名学员,名副其实成为师傅,不仅上班教,下班也要教,设备出现故障,随时进行抢修,通过一段实践,每班值班人员逐步具备独立操作的能力。

在井点机组的运行下,达到了预计的效果,为确保张菜园闸的基础开挖工作顺利展开,井点机组在暗排的基础上,还采取了部分点明排的方式,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通过近两个月的井点机组运转,保证了张菜园闸改建基础施工的顺利进行,从而奠定了新黄施工队井点施工的新篇章。

井点施工完成后,井点班除了保养设备维修任务工作外,还参加了闸的其它基建项目。记得参加的工作有:搬运工地料物、洗石子、绑钢筋、浇筑混凝土、安装闸门、建闸房等工作。最为深刻的是自己担任混凝土浇筑小组组长工作,每个小组3名成员,负责一个闸墙的浇筑任务,组里成员都是从井点班抽出的人员组成,那时自己只是一个刚满 十七周岁的青年,从未参加过混凝土浇筑工作,当我们下到不到60公分宽的闸墙仓里是,我们显得那么的无助,手忙脚乱,工具用不上,只有用手刨、脚蹬,手指磨破了流血不停照样干。混凝土浇筑关键是下料的掌握,然后在狭小的空间,用混凝土泵振捣,出力流汗加上混凝土泵的响声,由于首次实施,没有经验,比其它机组多付出很大代价,一次下来真是累得腰疼腿酸,出来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在第一次混凝土浇筑拆模后,闸墙的坡脚出现了石子堆积现象,和同志们的努力下,虽然没有影响到质量,毕竟是混凝土筑体的瑕疵,从而更激发了自己在以后的混凝土浇筑技术掌控,以致在以后的混凝土浇筑过程中,再没有出现类似的问题。

在张菜园闸施工过程中,从基础开挖到建筑体的修建,从闸门设备安装到整体结束,自己作为参战施工一员,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可在不同的岗位上发挥着光和热,为今后的人生书写了可值得追忆的一笔。

没有结束的尾声。张菜园闸的施工,是我奠定了一名工程施工的建设者基础 ,它是我一个从校门走向社会的初始。在张菜园闸施工中,收获了一个施工建设者精神本质,每当我回忆起这段经历,心里充满自豪和充实,那种艰苦奋斗创业精神和积极向上的好学意识至今还具有现实意义。本次简短的回忆,虽然不一定完美,但是我内心回忆的真实写照,为我今后这方面积累了经验。(宋新民)